若枫

我想触摸夏天,就像这个午后,光影散落裙边,踮起脚尖。

想送你一片绿叶,透过光影,屹立参天大树。

如果青春里,想起谁,是满眼泪痕的,我想一定是你了。
第二次这么委屈而难过的哭,因为你,时隔五年。

无穷漩涡|
就像做了个冗长无尽的噩梦,只想逃离。在躲避和防卫下,不知不觉成了一个不是自己的自己,一个令人讨厌的自己。塞在手里的刀,扔也仍不掉,兀自折磨的血,模糊了整个模样。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也不是真实的自我。
不该去什么都争取,不该压给自己太多,不该遗憾过去而不自拔,不该浮躁易怒而伤及他人,不该忽视身边的人,不该让自己变成自己憎恨的模样。
又是一个冗长无望的噩梦,又是行尸走肉的追逐,有个声音告诫我,这不是我。

那些年,除夕夜提着乱跑的灯笼,换成了做工精巧的烛灯。多了温度,却少了味道。

可念不可说

爱上一个人后,
开始慌了。
把一个人当成习惯,
就像犹豫的时候你期待有个人帮你做出的决定。

你容忍他的小脾气,
也努力改变更好的自己。
你不想变得矫揉造作,
也总是后悔自己的粗暴随意。
你为他的开心而开心,
而更多的是因他的心疼而心疼。

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的权利,
当目光无法触及,
就只剩下背道和愿为。

我以为,
让美好的东西属于你最心疼的人是最好的满足。
可是,
内心的声音告诉我,
这不只是荷尔蒙的跳跃。

风说,
去追那花香,
纵使天涯海角。
雨说,
明知徒增痛苦,
何不就此别过。

当一个人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我说,
所有的生气和恼怒,
最后都变成担心和难过。

真的要下定决心,
去做这个决定,
别过,
冷暖自知。

想什么呢,哦,好像忘记了。


喜欢或厌倦,离开或留下,又有什么关系呢,风儿知道就好。